海工记事 第四十六章 成家

发布时间:2020-11-07 21:06 文章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他们家跟随着油田开采大队不断地搬家,到最后定居在山东东营的时候,馒头正好该上小学了。那个时候的师资不敢恭维,语文课老师让孩子们讲故事听。操着一口河南土话的馒头,被同班同学嘲笑不停。他上面的哥哥,从小跟着奶奶长大,人聪明,长得又好,长子长孙,被奶奶惯得不行。姐姐在重男轻女大环境和小家庭里基本上属于散养,而馒头则是实实在在超生的产物。据说当时妇联派人要带他妈妈去堕胎,结果被奶奶给用擀面杖打跑了。为此,秦月见奶奶第一面的时候,二话没说就给奶奶磕了个头。

  馒头小时候,整天跟小朋友在外头疯。打鸟、猎兔、围剿耗子、用粘了面的杆子捉知了,回家炸了吃。他们家那里有大片的农田和野地,有足够的场地让这些男孩子们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和行动力。小男孩哪有不玩火的。可他们玩火的时候把干草跺给点着了。结果一帮大男人追他们这些“纵火犯”,他们走投无路,居然跑到公共浴池的女浴里面,留下那些人在外面骂骂咧咧却不敢越雷池一步,又急着回去救火,因此逃过一劫。

  馒头点子多,胆子却很小。他想知道如果把鞭炮放到罐头**子里放会有什么结果,却不敢自己去试。嗯,自然有傻大胆听了他的想法觉得有意思非得实践一下。结果可想而知,对方进了医院,馒头却安然无恙。

  最有意思的神转折要算他学业上的表现了。馒头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什么都听不懂。上二年级的时候,当然,就更听不懂了。一天下午放学回家后,馒头盯着自己的作业本发愁,害怕老师又给他一堆红色的叉,就叫他姐姐过来帮他写作业。可他姐姐忙着出去玩,哪里肯帮他。馒头就跟他妈告状,结果他妈就让他姐姐帮他把作业做了。这算得上是全天下最好的母亲了吧?应该是的。因为第二天上学,老师把馒头狠狠地夸了一通。这孩子恐怕是担心自己作弊的事情被发现,所以一下子竟然被吓得开了窍,从此之后就真得会做那些题了。不仅如此,他还一发不可收拾地在所有科目上一跃成了班级第一,继而又成了年级第一。这些都发生在他小学二年级的时候,而这个势头一直持续到他考上重点高中。

  初中时有很多全国竞赛,针对各个科目的。馒头所在的中学非常破败,没有实验室,什么生物解剖、物理实验、化学实验,他一概没做过。却在全国竞赛中靠着想象拿了几乎所有科目的一等奖和二等奖。使得他们中学一下子名声大噪。校长在全校大会上,语无伦次地喊着,“现在大家都知道有我们x中了!”

  有趣的是,这些事情馒头的家人却一无所知。直到有人发现,上初一的那个学霸跟他姐姐同姓,撺掇她一起去看时,她姐姐才知道那个传说中邻居家的孩子竟然是她弟弟!即使这样,他们家人也没拿他太当回事。

  上高中以后,馒头去学校住校。一个寝室八个男生,脏乱差的程度可想而知。偏偏学校还总有卫生评比。馒头一方面因为不喜欢输,更因为受不了这样的生存环境,就主动动手打扫,结果卫生红旗就跟钉在他们寝室门上似的,不走了。同寝的人在他的带动之下也变得勤快起来。如此一来,学校不得不增设了一面卫生红旗。

  高中的时候馒头学习依然名列前茅。他还担任班长,团支书等职务。高二的时候内定保送清华。但在高考前夕,班主任却通知馒头,保送名额被校长的侄女给抢了。怀着一股悲愤,馒头参加了高考,发挥失常,以五分之差与清华失之交臂。好在他后来的大学也是一表,专收清华漏子,这一政策使得他们学生素质得到保障。

  高中时期,馒头一门心思学习,对寝室里卧谈会关于女生的内容一笑置之。上了大学之后,仍然想考回清华圆梦的馒头更没有跟同龄人多做交流,一边忙学业,一边忙打工。直到他遇见了秦月。秦月也差不多。从小到大只喜欢看书。偶尔抬头看看周围的小伙伴,除了觉得他们幼稚之外,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了。她偶尔找人聊天,也都是至少比她大十几岁的人。高中坐通勤车上学的时候,她交友范围包括同学的妈妈和退休多年的老头。那两位,一个是大企业的掌舵人,一个是当年南京日报英文版的主编。也就是跟这样的人聊天,秦月才觉得心里舒坦。

  两个婚恋菜鸟就这样成了家。沈老师主持的婚礼,她恨不得将申命记里所有的福分都倾倒在这两个孩子身上,在婚礼上,在上帝的神坛面前,大声地为他们祝福。来参加婚礼的,信主不信主的人都很感动。

  两个人结婚的时候,馒头已经顺利地考上了博士,并拿到了聘书,会一边读博,一边任教。他们没有自己的房子,学校特批了一个公寓给他俩住。馒头结婚当天特别高兴,可秦月却兴奋不起来。在她看来,婚礼只是一个开始,婚姻幸福与否跟婚礼没多大关系,而在他们以后每天的过法。因此,举办完婚礼的当天,一回家,秦月就先换了衣服,又卸了妆,洗了头。穿着一身休闲的衣服和馒头下楼去买喜糖。楼下小卖部的老板娘跟秦月很熟,却不大认识馒头。她一边帮他们称各类的糖果,一边打量他们俩。结果发现馒头仍然西装笔挺,头上身上还有着金灿灿的碎屑,一副新郎官的样子。而两个人此刻却和谐地在一起买喜糖,反应过来他们俩刚刚结婚的老板娘尖叫了起来,搞得周围的人以为秦月他们抢劫,令人哭笑不得。

  新公寓在一个筒子楼的一楼,不朝阳,很冷。一室一厅一卫。不过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很好了。妈妈不希望秦月搬出去住,建议他们跟她住在一起。可秦月想了想刚上完的婚前辅导课程内容,还是决定两个人搬出去单过,只是尽可能每周都回来看妈妈。

  秦月结婚的事情非常低调,并没有惊动公司里的人。她觉得这是她自己的事,没必要弄得人尽皆知,也没有请婚假,因为婚姻是一辈子的事,不在这么几天的功夫。

  婚后,秦月觉得除了需要张罗两个人的饭食之外,跟自己单身的时候没什么区别,两个人都有自己的正事忙,晚上回家后,他们也都不看电视,都各自守着电脑和手机,不是工作就是看。秦月很喜欢这种氛围,觉得像男女混寝,似乎回到了跟桃子在一起厮混的日子。不过那时候桃子照顾她,现在轮到她照顾馒头。学校里最不缺的就是吃饭的地方。一日三餐都可以在食堂和小饭店解决。尽管如此,周末或者节假日的时候,秦月还是喜欢自己做顿饭,看着馒头吃得欢快的样子,秦月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喜悦和满足。她猜想,投喂小动物和饲养丈夫之间恐怕有着相似之处,都很治愈。

  合资公司里里外外已经闹的不可开交。大环境崩盘的前提之下,船厂对合资公司的不满,北办对合资公司的落井下石,荷兰方对合资公司未达销售额度的批评蜂拥而至。秦月每天百分之七八十的精力都耗在协调这些矛盾上,身心俱疲。

  沈老师这个时候给秦月来电话问她还想不想读神学?以前秦月曾跟她说过,想系统地了解自己的信仰体系,而不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地听道,或者全靠自学。这种学习有两种形式,一种是脱产入校就学,另一种是远程授课。沈老师说这个学校是秦月下乡时见过的陈老师推荐的-----芝加哥神学院。秦月听了十分心动就跟馒头商量。馒头不希望新婚妻子离家,就建议她远程上课。秦月估算了一下他俩目前的收入,到国外留学的确困难,就听取了馒头的意见,并且决定辞职,离开那个争吵不休的工作环境,因为每天去上班摄取的都是负能量,晚上回家都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清除掉那些负面影响。秦月也没打算在家里闲待着,她向一些外企投简历,参加面试,被一家意大利服装品牌看中,愿意聘用她做他们的培训主管。

  其实,秦月心里是有遗憾的。因为海工行业很有意思,可合资公司的确让她失望。

  就在她离开合资公司准备休息一周后入职意大利企业的时候,意外地,她收到了ray的来信。对方说他打算在中国上海开分公司,问她愿不愿意去那里做二把手。

  秦月听了之后心里十分矛盾。因为如果她接受了这份工作,就意味着要离开临海市去一个陌生城市打拼,还意味着她需要从无到有地把一个企业建起来,无论是选址,注册还是招募员工。在这之后,她还得拿到足够的订单让这家企业盈利。因为按照ray的意思,他除了偶尔会到中国来参与一下销售活动之外,一切都将交给她去做。秦月不知道对方怎么对她就那么地信任,但这的确是一个可以自己亲手裁衣的好机会。以往,她可以抱怨所在的公司或者企业各种不尽人意的地方,现在机会来了,她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建立一个她心目中的理想企业。

  秦月跟馒头商量,馒头听了这件事之后沉默了很久,才决定让秦月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这时候秦月才反应过来,如果她去了上海,那就意味着他们要两地分居。因为馒头还要几年才能毕业。不过她和馒头都知道,如果不让她去闯一闯,她是不会甘心的。于是,在这种心照不宣的情况下,海工菜鸟秦月登上了去上海的飞机。新书推荐:太监武帝厨道仙途大数据修仙大道朝天滇娇传之天悦东方凡人修仙之仙界篇超品巫师重生之魔教教主他从地狱来神级奶爸世尊网站地图导航: